水饭清凉古意长

作者:张学志 李伟东 来源:青龙旅游公众号 录入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年09月10日

每到夏季,以河北青龙为中心的冀东辽西广大地区内,有一种独特的饮食习惯——吃水饭。水饭清爽凉快,无论谁,在炎炎的夏日吃上一碗水饭都会胃口大开,感觉好极了。然而,这看似简单的饮食,却深有古意。据古文献记载,吃水饭的习俗还是历史上北方的一个少数民族奚人留下的。

奚人,又称库莫奚,从北魏开始直到元代,奚人在中国北方的舞台上活跃了近千年之久。到了唐代,奚人的地位已十分显赫,强盛的大唐王朝就有三位公主嫁给奚人的领袖,和汉朝的王昭君一样出塞和亲。公元1123年,正是辽末金初的时候,奚人领袖回离保在青龙祖山建立大奚国。奚人的事迹在史书上都有明确的记载,二十四史就有八部为其立传。

奚人吃水饭的习俗记录在《新唐书》上,《新唐书》是宋代鼎鼎大名的欧阳修领头编修的。书中记载,奚人“断木为臼,瓦鼎为飦,杂寒水而食”。臼(jiū)舂米的器具;鼎:煮东西用的锅;瓦鼎即瓦锅;飦(zhān):指稠粥。全句总起来是说:奚人用木料制成舂米的器具,用瓦锅煮稠粥,再加凉水,就这样食用。欧阳修何许人也?那可是出名的大儒,尽管见多识广,但也觉得这种吃法实在独特,在《新五代史》中也有记录:“奚人爨以平底瓦鼎,煮穄为粥,以寒水解之而饮。”爨(cuán)指灶,烧火煮饭的意思;穄(jì)指草本植物的子实,形状和黍子相似,但不黏,指谷米一类。翻译过来是说:奚人用平底的瓦锅,把谷米煮成粥,再加凉水搅动就这样连粥带水一块吃。

你说这是什么吃法?许多专家学者看着书上的字句,反复吟诵,百思不得其解,再把书上说的意思跟青龙的老百姓一说,老百姓哈哈大笑:“这是吃水饭啊,非常棒!”

水饭也叫水粥,做法如上所述,就是做完粥后加凉水。但煮粥要掌握火候,米不可煮的太烂,太烂就做不成水饭,而成黏粥了。饭粒煮熟即可,在煮熟的粥里突然加上凉水,就如同给煮熟的饭粒“淬火”,已煮熟又相互粘连的饭粒即刻收缩,硬度增加,黏汤和饭粒分离,稠粥就变成水饭了。

水饭是相对黏粥而言,其本质仍然是粥。水饭和黏粥比较起来,吃水饭更随意洒脱,可捞干的也可以喝稀的,饿了就多捞干的吃,渴了就多喝点水,干稀由人。水饭有小米水饭、高粱米水饭、大米和小米两掺的二米水饭。水饭吃起来口感爽快,清淡流畅,同时因饭粒硬度增高,又能充分体会到咀嚼的饭香。

水饭多在夏季食用,夏季里天热难当,吃水饭能清热解暑,因为做水饭所用的“寒水”都是当地的“井拔凉水”,那都是没有污染的山泉水。而在县城呢,就将烧开的水放凉,饭店里则用瓶装的矿泉水,即安全效益又好。水饭清凉的意境与风靡世界的朝鲜冷面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吃水饭比吃黏粥“扛饿”,因为吃水饭可以捞干的。同样的饭量吃水饭比吃黏粥至少要多下一倍的米,缺粮的困难人家是吃不起水饭的,这也间接证明,早在唐代,青龙一带的谷类等杂粮生产就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。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