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开千里洞!44户新民居全部落成

作者:马卫庆 王鸽 来源:秦皇岛晚报 录入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年08月13日

最近,青龙满族自治县草碾乡的千里洞村正在整体搬迁,全村3个自然片中,在大山里窝得最深的“老腾家”一片,沿着山路往山下移了5.6公里。

马振国的新家,孙桂娥正在和儿子整理院子里堆积的老物件。

7月27日,千里洞村的“老腾家”自然片十分热闹,挖掘机和推土机轰鸣着。它们“大铁手”一挥,坡上坡下的老房子乌黑的瓦片“哗啦啦”地落下,很多房体已拆完的房基上,人们忙着打扫、收拾,在山林里腾起一阵阵灰尘……

这不是人们熟悉的千里洞。

人们印象中,这个在大山间生长了300多年的村子,幽静沉寂。村西头那个天然形成的大山洞,在传说中被叫做“千里洞”,也成为了村庄的名字。而比“千里洞”更有名的,是这里因终年缺水,留下的祖祖辈辈跟找水、储水较劲儿的故事。

千里洞村的3个自然片“大庄”“二道沟”和“老腾家”,自山下到山上,沿山路排开。在半山腰的两个自然片,由于地势高和土质问题,山下的水引不上来、打井不出水,而山上又没有溪流,全靠储存雨水饮用。

水金贵啊,到雨季山顶的水窖才能满水,用水管引下来,在各家水缸里一存就是半年,缸底生了小白虫也不舍得放掉。

27日中午,“老滕家”65岁的村民张桂清站在老房里,瞅着水缸回想,那是她原本觉得一辈子逃不开的难题。

因为没有水,

“老腾家”为改变而尝试过的许多路都没走通。

几年前,老村支书马金良带着人们打的几十眼井里,唯一一个见了点儿水的也干涸了。期盼的“村村通”公路修好后,风景秀丽的大山里仍不见来客,年轻人不想再靠种玉米过活,纷纷离开。

老人守着老房子一起陈旧,缺水和穷日子似乎还没有尽头。但一切问题忽而迎刃而解,就在这5.6公里的距离上——根据国家精准扶贫政策,“老腾家”和“二道沟”被列入了全县的异地扶贫搬迁范围。去年年底,在离“老腾家”5.6公里的公路边,为他们建造的44户新民居全部落成。

2011年10月26日拍摄的滕旭家。

2019年7月25日拍摄的滕旭家。

“新房有自来水呢,这大缸用不上喽。”结束了回忆,张桂清脸上再没了担忧的神情,新民居里有他们老两口一套50平方米的住房,只等拆完老屋就搬下去了。

27日中午,山下的新民居也是热闹景象,统一样式的蓝色砖房,一眼望上去干干净净,街道巷陌规划得整齐,家家户户围墙边上种着鲜花。

现在,“二道沟”的大部分村民已完成搬迁,老邻居在新家相遇,还是一样的热络,只是今年一开口,没有了怎么储水的话题,让大家还有点儿不习惯。

58岁的“二道沟”村民马振生住在新居村口。他脑子活络,利用地形在家里开了个小超市,见到人都高兴地喊着进屋看看,“3口人,75平方米房,特宽敞。厨房有自来水,卫生间有热水器,都是瓷砖地,显敞。,院子也不小,别人习惯种点儿菜,我盖了个厢房当小铺。”

晌午做了过水面,马振同一家享受着从来没有过的洁净明亮和舒适安逸。

“之前去城里打工,早上4点起来往大路走,等7点的班车,现在走到大路就用10多分钟,啥时候也不慌。”马振生说,“这样的日子,从前哪想过啊!”

住在新居最后一排的滕旭是第一批搬下山的“老腾家”村民,他一家7口人,分到了135平方米的房子,“按政策,每人25平方米,属于贫困人口的每人交3000元,不是贫困人口的交1万元,有国家的政策补助,咱都能住得起大新房。”

说话间,滕旭又骑着电动车往“老腾家”返,“我们片还有20多户在搬,回去瞅瞅大家,看看老房,以后就不是这个样儿了,房拆掉后的山场,国家会统一管着了。”

老院已是一地石头,石堆上一棵大核桃树标识出原来的方位,滕旭走过去拍拍它,“我爷爷都是在这树下长大的。”

顺着老树往山坡下望去,就是张桂清和邻居滕云苏的房子。这两家经常被扶贫工作组惦记的老人也将彻底解决老房破旧的问题。

滕营正在自家的废墟上搬移老房的木架。

看记者要离开,张桂清叫住我们,“你们来拍照?给我再拍一张吧。”她喊来老伴儿站到老屋前,抻展了衣角,挺起腰,“好了,好好照一张。”

面对镜头,老两口表情严肃,

仿佛在跟老房子做着正式的告别。

张桂清拉着老伴儿说,拍张照吧,仿佛在跟老房子做着正式的告别。

世代相守,千里洞一带的风土草木都溶解在性格、血脉里,离开是多么不舍。然而,人们跟随着国家往好日子迈进的脚步却不会停下。

按下快门的瞬间,张桂清和老伴儿一起露出了笑容。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