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,巾帼红颜的节日!一起来认识咱青龙的一位“大女主”!

作者:董明明 张艳菊 来源: 录入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年03月10日

她的故事,从“深渊”里开始:7岁,因医疗事故致残;在那个年代,初中毕业便再无法像健全人一样升学……

她的故事,在“走出深渊”中展开得有声有色:身残却志坚,心中充满阳光,拼事业、享生活,件件可圈可点;不仅自己“闪闪惹人爱”,更用光芒温暖照耀周围的人……

近日,记者根据其“粉丝”提供的线索,来到周亚青开办的“亚青绿色养生馆”,结识了这位“了不起”的大姐。

周亚青一迎上来,记者便有种“惊艳”之感。只见她一头半长的头发,烫着略蓬松的“纹理”,上身穿着金色花纹的高领打底衫和宝蓝色毛呢外套,下身搭配一条长及脚踝的红裙,要不是后来她“自爆”年龄,谁能猜到眼前这位格外“洋气”的大姐已经56岁了!而她一开口,便透出快人快语的爽利,直让人想起87版电视剧《红楼梦》里神采飞扬的王熙凤……

而更令人“惊艳”的,是她的人生故事——

人世几回伤往事

看到这袭夺目的红裙,任谁也难想到,周亚青曾有过多次“灰色”甚至可称“灰暗”的不幸遭际,只是周亚青并不认为这些往事多么“不堪回首”,反倒以一种轻松而平静的语调讲述它们。

周亚青的娘家在马圈子镇三义合村,7岁那年,她因打针伤及神经而致残,从此再不能像健全人一样行走。她不是没哭过,也不是没闹过,但哭闹能换来“后悔药”么?经这一“劫”,年幼的周亚青似乎提前“长大”了不少,慢慢接受了“残疾”这个现实……

就学以后,周亚青很爱“念书”,成绩也一直不错。她原本一心想考中专院校,可当年由于客观条件限制,本地及周边院校一般不会向残疾学生敞开大门。因而,15岁初中毕业之后,周亚青的求学生涯就这样被生生“截断”了。

眼看同学们纷纷考学离开,她又羡又妒,经过一段时间的失落和消沉,她到底还是想通了:“谁说人只有一种活法?这条道儿走不通,天就塌了不成?大不了换条道儿呗!”

定了定心思,她便步入社会,或四处打工,或当“倒爷”,开始自食其力。

女大当嫁,周亚青经人介绍,与青龙镇满杖子村村民满学革相识、相恋、相携,婚后,丈夫到矿上打工,她操持家务兼开小卖部,把小日子张罗了起来。而一儿一女的相继降生,更令夫妻俩感觉无比称心……

岂料横祸飞来,满学革工作中不慎发生事故,截掉右手三根手指,被定为肢体四级残疾,家里的“顶梁柱”一夕之间成了再无法从事重体力劳动的残疾人。面对自责的丈夫、尚未成年的儿女,周亚青几度把涌到眼眶的伤心泪硬生生给憋了回去:“事儿业已出了,没危及性命就是万幸。我不能给这个家再添愁,一家人把日子好好过下去才是正经。”

裙钗一二可齐家

“我腿虽然有残疾,可这双手总还有把力气,能做些活计。”就这样,周亚青把养家糊口的担子更多地移到了自己肩上,她尝试过挖扇贝、开小吃店,还曾带着孩子到山上捡矿石。

其中最苦的,就数捡矿石。矿山山高路陡,健全人上上下下都费劲,何况这么一个有腿疾的女子?磕碰跌跤是家常便饭,而这些疼痛都比不过大夏天的毒日头……“好几回都给晒中暑了,不过幸亏不算严重,要不然我们母子可就真给困到山上了。”

“咱又不是啥富贵命,这点苦这点累哪会扛不住,就只可怜我俩孩子,没怎么享福呢,却跟着我受了不少罪。”谈及这段往事,周亚青眼里满是对孩子的歉疚。

这些“营生”终究没成“长久计”,兜兜转转,周亚青才发现,自己可以依傍的“谋生之道”,却是打小就熟悉的一门手艺。

原来,周亚青母家有一套祖传的按摩手法,她的外婆、母亲都颇精于此术,在十里八村也算小有名气,平日里帮人推拿按摩,虽不完全靠它吃饭,贴补家用倒也有余。正由于腿脚不便的缘故,周亚青小时候很少外出玩耍,遇到有人来家里按摩,她便跟在母亲身边“打下手”,时间一长,也渐渐学会了按摩的基本手法,有时给家人、亲戚、邻里按两下,“反馈”都挺不错。

一次给一位姑婆婆按摩时,人家随口说:“这手艺还真是有模有样,要不你也挂个牌营个业试试?不比在外头打工强啊?”

一语点醒梦中人,一个按摩师的创业之路就此开启。不过,一向很有见识的周亚青明白,自己若单靠家传的这套手艺,恐怕也只是局限于“小打小闹”。“要干就正儿八经地干,弄出点真名堂来!”于是,她北上辽宁、南下广东,一边打工,一边系统学习经络推拿、艾灸拔罐、中医理疗等手艺,最终取得了职业按摩师的资格。

2016年,周亚青学成归来,向亲友筹措资金,在青龙镇前庄村新汽车站附近开设了她的“亚青绿色养生馆”,提供按摩推拿等服务,为百姓调理身体、缓解病痛。

周亚青的养生馆“门面”不算很大,但里里外外都拾掇得干净整洁。内中除了几张按摩床、一些必需的设备、墙上顾客送来的红锦旗和幽然吐翠的盆盆绿植,几乎见不到任何华丽惹眼的“包装”,在“颜值”上,自然比不过那些“高大上”的养生会所,可这爿小店开业以来,却称得上顾客盈门,原因何在?

“咱主要是奔着小周的手法来的,再就是她性格特别好,待谁都热络!”养生馆的“常客”、74岁的佟大爷这两句话,很可能说出了忠实顾客们的心声。

祖传的“基础”加上专业的学习,周亚青“实打实”的技术自不必说,而在每一次为顾客疏通经络、活血化瘀的过程中,她也真用心思:“作为一个残疾人,我能体会到顾客们平时承受的病痛,将心比心,既然咱有这技术,就得尽力让大家少遭点儿罪。”

周亚青的养生馆里也少有“冷场”,性格外向、爱说爱笑的她,边按摩边跟顾客拉家常,或“互通”超市特价信息,或交换明星“八卦”……常常是一个“钟”下来,顾客身上的疼痛缓解了,聊得也尽兴,心情自然也跟着“明媚”起来。对上门的老年顾客,周亚青更多一分关照,特别是只身前来的老人,总要多问几遍“身子有没有不舒服”“要不要喝水”“等久了要不要起来活动下”,也总得搀下台阶、出门送几步才放心……

就这样,许多“生客”慢慢成了“熟客”、成了朋友,养生馆的名气也越传越开,不仅周边顾客络绎不绝,还有许多外地人慕名而来,甚至有人干脆在她家小住,以便长期进行按摩治疗……顾客多了,周亚青自然天天忙得不可开交。朝五晚九、顾不上吃饭都是“常事”,最忙的时候,她一天一连要为20多位顾客做推拿按摩,直到晚上11点多方能“收工”。养生馆营业三年来,她“经手”的顾客已有近万人。

生意不错的周亚青,其实并没有什么神秘的“生意经”。在她看来,与技术、亲和力同等“要紧”甚至更“要紧”的,是人的德行:“有钱未必能通天,可德行做够了,一准儿能走得长远。”

好一似,霁月风光耀玉堂

经过许多磨难,吃过不少苦,可周亚青始终对生活笑得灿烂。周亚青并不讳言自己的腿疾,但“我从来不拿自己当残疾人”。健全人能做的事儿,她要做;健全人不能做的事儿,她也要尝试。

有些健全人也未必能坚持下来的事儿,她坚持了下来——

每天清晨,她都要绕着新汽车站走上一圈舒活筋骨,还很热心地把家住不远的顾客“拉”到她的“晨练团”里来,而她自己本身就是“活广告”:“看我,五脏六腑没点儿毛病,一块儿老年斑都没长”。

有些健全人也未必“放得开”的事儿,周亚青“敢上”——

周亚青兴趣广泛,又爱“新鲜玩意儿”,有了智能手机以后,她跟着孩子下载了很多“好玩儿”的应用,没想到一下子“捡到宝”,发现了她最爱的“全民K歌”。

平时周亚青就爱“哼个小曲儿”什么的,这回可有了能随身携带的KTV“包间”。高兴或稍微不那么高兴的时候,周亚青总爱点开应用唱上几首,高兴时,唱起来更加“逸兴遄飞”,有点小愁小烦,唱一唱多半也就烟消云散了。

周亚青会的歌多,“唱功”也不赖,在“全民K歌”的“歌房”里也算“麦霸”一枚,还结交了不少“歌友”,积累了一些“粉丝”,其中有与她志同道合的亲友、顾客,但更多的是素昧平生的网友,纯被她的歌声和风采吸引来。“咱也只是瞎唱,就好这一口。唱歌我开心,要是大家爱听我的歌,跟着我一起开心,那我就更开心!”周亚青笑得眉眼弯弯。

周亚青不仅自己主动发现生活的兴味,带动周围人一起享受生活的滋味,更一次次向生活送上“大大的拥抱”。最近,她更是决定将自己的养生馆办成“敬老、爱老、助老”的事业,向经济条件不太宽裕的七旬以上老人提供免费按摩服务。

82岁的市民满阿姨经常来周亚青这儿做按摩,也经常享受“免单”待遇:“钱财事小,难得的是小周的这份心。”记者见到满阿姨这回过来按摩,竟还带了食物,便随口问道,是今天要排队“等位”吗,把午饭也带来了?满阿姨大笑起来:“这是给小周带的,按摩的人一多,她哪儿顾得上做饭!”原来,满阿姨疼惜周亚青店里活计太忙,平时赶上家里做比较方便携带的饭菜,就会专门给周亚青多做一份儿送来……

采访将近尾声,周亚青向记者谈起了她的下步计划:她要开直播、当“主播”,教大家按摩手法和养生知识,结交更多天南海北的朋友;她和丈夫还打算借助国家扶持残疾人创业的政策和资金,扩展店面规模,把事业做大做强……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