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近六旬回乡创业终成养鸡“土专家”

作者: 来源: 录入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年02月11日

“在外面干活太不容易了,如果不是养家糊口,谁愿意背井离乡,一年年地抛家舍业、漂泊在外?”一次次叹息,一遍遍感慨,让外出打工30多年的付军成回到青龙满族自治县的大山里,年近六旬开始养鸡创业。他靠着热情和勤奋,逐步摸索经验,总结教训,终于形成一套成熟的养殖技术,成为村里有名的养鸡“土专家”

 

“从目前来看,一年能养7茬鸡,一茬鸡净赚四五万元,一年纯收入就能达到30万元。”谈起现在的生活,青龙满族自治县大石岭乡西石岭村57岁的付军成如释重负,表现出以往从没有过的轻松幸福。

付军成24岁外出打工。先是去沈阳编织厂编筐,再到大兴安岭捡木耳,后来又辗转到天津、北京、唐山等建筑工地,当木工、看图纸、组织几个人承包施工。虽然收入还算不错,但是对于外面的打工生活,他感触最深的就是那句:“真的太不容易啦”!

每年除了春种秋收等农忙时节回家几天干点农活以外,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都漂泊在外,居无定所、起早贪黑。“别人欠我的也就欠了,但是作为领头人,我绝对不能欠着那些跟我一起出来干活的老乡。” 每到年底,付军成都提心吊胆,害怕这一年又拖欠工资,因此,即使老板不给钱,他也会自己先垫着,千方百计找钱先发给大家。“出门在外不容易,大家伙儿就指望着拿些钱回家过年呢,不能让大家失望啊。”付军成感慨地说。

除了工钱不好要,最不省心的还是大伙儿的人身安危。

付军成说,他们平常作业大多是高层建筑,工地上干活危险系数较高,结构坍塌、工程材料高空坠落等造成工人伤亡意外时有发生。由于在建筑工地上干活压力大,精神高度紧张,那段时间付军成患上了“电话恐惧症”:“一听到电话铃声,心里就高度紧张,害怕又是哪个工友出事了。”付军成回忆,印象最深的一次,不仅楼层高,而且三面临近马路,来往车辆川流不息,“一不小心就是一条人命”,就这样,由于精神过度紧张,他住进了医院。

“在外面干活太不容易了,如果不是养家糊口,谁愿意背井离乡,一年年地抛家舍业、漂泊在外?”一次次叹息,一遍遍感慨,这次住院让外出打工30多年的他切身感受到身心俱疲,开始萌生了回家的念头。

付军成所在的西石岭村,一面靠山,三面环水。过去几十年里,不用说出村要蹚河,就算不出村,孩子上学、放学都要撸起裤腿过河,在每年的农忙时节,村民要撸起袖子和裤腿扛着农具、农肥、农作物蹚过河,尤其是在秋收的时候,水深时能达腰部以上,天又凉,村民只有举着作物蹚过河,然后再用手推车推回家。“多年下来,每个人都落下了腰腿疼的病。”付军成回忆说。

“如今,进出该村有东西两座桥,村里主街道铺了水泥路,村外修了外环路,再也不用蹚河了。”付军成说,近几年来,村里建桥、修路、铺街道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每年回家,看到村里的变化,付军成打心眼里高兴,更让他萌生了回乡的念头。

回乡后干点什么呢?当时已经50多岁的他心怀顾虑。

 

2015年,一次回家,他看到亲戚家里养鸡效益不错。付军成了解到,在与公司签订合同后,公司负责教授操作流程与技术指导,提供鸡雏、防疫药品、饲料等日常用物,最后回收产品。经过多方打探、考察,他便拿定了主意,回乡创业。

流转土地、建鸡舍、买鸡雏……一回家,他便拿出多年的积蓄60万元忙乎起来,经过几个月的努力,建筑面积1000多平方米的鸡舍终于建起来。从此,他每天穿着工作服,戴上帽子、口罩,全副武装到鸡舍巡视检查。

万事开头难,由于缺乏养殖经验,付军成养的头茬鸡并不顺利,也没挣着钱。“搞养殖关键靠技术。”付军成经过深入思考,针对出现的各种问题,他网上搜、书上查,向公司技术员、养殖户请教,学习通风、控温、防疫等关键管理技术,逐步摸索经验,总结教训,终于形成一套成熟的养殖技术。如今,他已成为村里有名的养鸡“土专家”。“一茬鸡能养2万只,大约43天出栏,纯利润四五万元,虽然脏点累点,但是也值得。”付军成兴奋地说。

除此之外,付军成又已着手向种植业进军。2017年,看到该村农户种植燕特红桃树一年见效,三年达盛果期,亩产万斤,由于是错季销售,下树就能卖8元一斤,他便流转7亩土地用于栽种燕特红桃树。

 

“虽然忙点累点,但比以前省心多了。”当记者问起现在的生活情况,付军成高兴地说:“现在有时间在家种种菜,自己吃着卫生、放心,空闲的时候,还能到村文化广场打打球,晒晒太阳,感觉比城里好!”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