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龙这个“乡村和事佬”,缘何成为河北省“最美政法干警”?

作者:杜楠 来源: 录入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年01月10日

229个村庄,3.4万多口人,木头凳镇地界大、人口多。土地、山场边界纠纷,家庭矛盾,打架斗殴……没有一天没事儿的。

41岁的木头凳司法所所长谢新印手下只有一个兵——同事贾海明。8年来,谢新印的摩托车行进至每一个村庄。在镇政府一楼,谢新印办公室的门总是关着。他在田间,在地头,在老百姓家中,在每一个需要他的地方。甭管大事小情,老百姓都说,老谢心里有杆秤,没有他处理不了的矛盾。

2018年度省级“最美政法干警”,来自全省的10名获奖者,只有谢新印来自乡镇。木头凳的青山绿水,在游客眼里是风景,在谢新印眼里,是走不完的村头小路,蹚不完的沟沟坎坎,是要用心去守护的地方。

 

最多的是边界纠纷

 

 

在乡村,你占我一分地,我占你两分田,那都是事儿。去年,邱杖子村马家、李家闹到了村委会。事儿不复杂,两家出入共用的一条道,李家修墙时占用了一米,道路剩余宽度仅够一辆车勉强通过。马家正好有一辆轿车,这下不干了:道路另一侧就是河沟,这不是欺负人嘛!村干部劝了两天,两家不但没和解,火气反而更大了,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,每家找了二三十人,嚷嚷着要打一架。可把村干部急坏了,赶紧请谢新印出马。

这种边界纠纷,一年少说有几十起,谢新印跟爱人说:“晚上不回来了,我在村里住一天,两天估计能调好。”没想到一住就是5天。劝了一次又一次,谢新印磨破嘴皮子,终于让两家达成和解。李家主动把墙缩进,只占了10厘米的道路,马家的车也能顺利通过了。

临走时村干部拍着谢新印肩膀:“你小子行,一样的话我也说了,两家就是不干,到你这就认可。”谢新印笑了,这么多年,他早就掌握了一套让村民认可的说话方式。

多年来,谢新印接触最多的是边界纠纷。也有不讲理的,前年也是一起边界纠纷,共用的道路约定好一家占20厘米,另一家占40厘米。不知怎么地,占40厘米那家反悔了,找了谢新印十多次,就要从新调,说自家应该占更多。还说什么“知道你家在哪儿,最好马上给我重新调。”好脾气的谢新印被缠出一肚子火,也不能咋办,还得耐着性子一遍遍劝说。

调解工作需要智慧

 

 

调解有时还需要智慧,蛮干不行。去年,谢庄村实行易地搬迁,山沟沟里的几户人家要搬到村中间地带,这其中涉及征地,给谢新印出了大大一个难题。

“就二亩多地,正好在中间儿,归8户人家。”8户人家说出的自家亩数加一起远远超出了总亩数。政府补偿每亩地52500元,为了多拿些钱,每户都坚持自家数字没错。村干部直挠头,谢新印也头疼。这块地没有边界,也没有台账记录,似乎无解了。

谢新印在地头走来走去,心里很急。一筹莫展时,两家村民闲唠嗑,几句话传进耳朵。“我家这块地有9个垄,种的玉米。”“我家少,就5个垄。”谢新印心中一动,原来村民平时用垄数计算自家土地面积,他一下子豁然开朗。

随后谢新印把这两亩多地换算成四十多垄,计算出每垄约等于多少亩。然后每户自报垄数,用一道稍显复杂的数学题最终计算出各家面积。8户人家都觉得公平,都高兴了。

乡村就是这样,可能不大的事儿,村民一认死理儿就难办。2016年,杨家沟老李家移坟,把坟地选在了赵家门前山坡上。坟地距离赵家有一里地,不近。可山坡地势高,偏偏赵家一开门就能看到。赵家几次找李家希望移坟,李家说啥也不动。赵家一气之下把坟平了。

在农村,祖坟被平可是天大的事儿。李家一怒叫了几十个人,又要打架。说起这个谢新印也无奈:“村里就这样,有啥事儿不走法律解决,就是打架。”谢新印一到现场,这边劝劝,那边说说,先让两群人散了,就打不起来了,再坐下来慢慢调。

这一调又是三天。李家怒气冲冲,说祖坟不能动,谢新印赶紧安慰,肯定不动。又请村干部找人把坟添了,李家怒火平息了一些。问题还没解决,赵家说了:“一出门看坟地,谁乐意?必须挪走。”谢新印又劝:“不看不看!但不是非得挪走,可以想别的办法。”最后决定修一堵矮墙,既保护坟地,也挡住了赵家视线,这事儿顺利解决了。

矫正人员走上正道

 

司法所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社区矫正,多年来,100多名社区矫正人员没有一个再犯罪,这一点让谢新印很骄傲。

做什么都要讲方法,每个矫正人员报到后,谢新印先看案件。交通案件、岁数大的当事人不用管太多,交通事故谁也不想发生,不是主观犯罪。年轻的、打架斗殴的,这些要多用心。

几天前,小伙子董建华给谢新印打来电话:“我得儿子了!”电话里都能感受到董建华的兴奋,谢新印也高兴。几年前,董建华因故意伤害被判刑,在社区矫正期间情绪一直低落,谢新印很关注他。2017年,董建华母亲瘫痪,谢新印和贾海明一次次去家里探望。董建华告诉谢新印:“没手艺,不知道干啥,对象也黄了。”董建华父亲常年在外打工,母亲没文化,不知道怎么跟儿子沟通。面对这个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年轻人,谢新印有一种当父亲的感觉。他把“上进、男儿要有担当”这些话重复了一遍又一遍,也不知道董建华听进去没有。

小伙子还是听进去了,去年5月的一天,董建华带着一个女孩到谢新印办公室,给他介绍:“我对象,刚处的。”唠了几句走了,后来又打电话说开始学吹喇叭了。现在的董建华是一名红白喜事喇叭手,结婚生子,生活走上了正轨。而他,只是谢新印帮助过的众多矫正人员中的一个。

 

2014年市级模范人民调解员,2016年市级优秀人民调解员,2017年市级优秀人民调解能手,2018年8月被省司法厅评为优秀司法所长,2018年12月被评为省级最美政法干警……一张张大红证书见证了谢新印的付出。

天高、地远,每一次行走山间,总有一种自豪感涌上谢新印心头。大山深处这片土地,数年如一日的安宁、祥和,有他一份小小的功劳。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