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龙特教学校师生登上央视舞台!她说,希望更多人了解特殊教育

作者: 来源: 录入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8年07月18日

7月6日晚上,守在电视机前观看央视“黄金100秒”的秦皇岛电视迷们眼前一亮,以“特殊的声音”为主题的这期节目中,廉晓云和李佳这一对参赛选手是咱秦皇岛人。

央视大舞台上,她俩一个唱歌,一个跳舞,落落大方,神采飞扬。

更让大家惊叹的是,李佳其实是一名生活在无声世界里的聋哑学生,而廉晓云则是她的老师。李佳没有从嘴里说出一句话,她也听不见廉晓云的歌声,可两人的配合却是天衣无缝。作为我市青龙满族自治县特殊教育学校的老师,廉晓云和李佳相处8年才有了现在一个眼神就能懂的默契。

近日,记者走进青龙满族自治县特教学校,探访廉晓云和她的学生的故事。

录制节目

学生写纸条安慰老师

廉晓云爱唱歌,这位学生心里最美丽的老师在网上有1万多的粉丝。7月10日上午,记者在县特教学校见到了神似母女的两人,说起这段经历,师生俩都很开心。

能去央视挺偶然的。几个月前,央视一位导演听说有这么一位爱唱歌的特教老师,正好“黄金100秒”将录制一期“特殊的声音”为主题的节目。导演觉得,廉晓云非常适合。辗转联系上以后,廉晓云将自己唱歌的视频发过去,导演很快拍板了:“就你了!过来面试吧。”廉晓云考虑后答应了。“佳佳快毕业了,我想让她在大舞台上锻炼一下。”

今年5月底,师生俩到央视录制节目,那是非常快乐的9天。去之前,廉晓云接了睫毛,谁知过敏了。每天早上醒来,佳佳第一件事就是过来问:“眼睛好了吗?还疼不疼?要不要帮你滴眼药水?”还嘱咐她:下次可不要接睫毛了噢。廉晓云一阵暖心。两人平时用手语交谈,晚上关灯后用微信聊天。一天晚上10点多,佳佳在床上来回来去翻身,一问,原来是牙疼。廉晓云跑出去买了药和水果。佳佳在微信上打字:老师,以后我想叫你干妈,你对我太好了。

几个导演和主持人都喜欢佳佳,搂着她合影,鼓励她不要害怕。上台前,佳佳写了一张纸条让廉晓云看:“希望我和老师忘记紧张和害怕,把勇敢、快乐、加油找回来。”最后还画了一颗心,写了两人的名字。“现场是直播,和主持人的互动完全没有彩排,我还担心佳佳紧张,没想到她表现那么好。”当师生俩以128的最高支持率通关时,两人开心地摆出“心”的造型,在央视舞台上留下了最美的形象。

从教多年

她给了学生最多的爱

1995年从师范学校毕业,廉晓云在普通学校当了6年老师后调到县特殊教育学校。廉晓云说起一件小事——她怀着大儿子时,有一次坐公交车,一上车,两个很漂亮的女孩拍了拍她的肩膀,示意她坐下。廉晓云一直感谢,奇怪的是,两个女孩只是微笑,什么也没说。直到瞅见两人用手语交谈,才明白原来她们是聋哑人。“很年轻的女孩,熟练地比划着,有一种安静的美。那时候我就想,能不能为她们做些什么呢?”没想到,廉晓云很快调到了特教学校,她觉得,自己和这些孩子有缘分。

长期和聋哑及智力障碍的孩子在一起,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。2010年,特教学校搬新家后第一年招生,也是廉晓云小儿子小学第一天开学。“别人的爸妈都陪着,我们家,他爸出差了,我也没空。”廉晓云安慰自己:“孩子需要独立。”她告诉儿子:“自己去,到学校后在墙上找自己名字,写着几班就到几班报道。”

那天,廉晓云忙到晚上11点。孩子们第一次离开父母住校,睡前一直哭闹。廉晓云和其他老师一起,哄好这个哄那个,抱一个拍一个,直到所有孩子都入睡。深夜,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,客厅里电视开着,小儿子歪在沙发上睡着了,脖子上挂着钥匙。想起儿子曾说过:“妈,我在你学校上学多好啊,你光关注学生不关注我。”廉晓云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因身体原因,很多孩子脾气暴躁。廉晓云怀二胎时,有一次一个男孩跑到办公室找她:“老师,他们打我!”廉晓云拉着孩子手安慰他,谁知小男孩忽然举起拳头,对着廉晓云的肚子就是重重的一下:“老师,他就是这么打我的,就是这样!”旁边老师吓坏了,赶紧过来把男孩拉走。老师们对自己学生都非常了解,赶紧哄这个特别喜欢蜗牛的男孩:“走,走,老师带你去操场抓蜗牛!”男孩高兴地走了,廉晓云吓得去医院检查一趟才放心。

还有一次,廉晓云记得也是新生入学时候,一个男孩不停哭闹,要回家。廉晓云用自己手机拨通孩子父母电话,让他们安慰一下。谁知听到父母在电话里说:“别哭了,再哭就不接你回家了。”男孩生气地把手机扔到地上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屏幕全碎了。每隔一段时间,廉晓云都要想办法调整心情。虽然如此,看到孩子们一点点进步,她还是深爱着这个职业。

教授舞蹈

让旋律走进孩子们的心

在央视节目中,佳佳和几位嘉宾老师一起跳舞,这段舞蹈得到了主持人的肯定:“和专业舞蹈演员站在一起,佳佳完全融入了,看不出一点儿不一样,很棒。”这让佳佳特别高兴,她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舞者。

看着舞姿优美、放松展示自己的佳佳,只有廉晓云知道背后有多少汗水。教聋哑孩子学舞蹈比正常孩子难得多。孩子们听不见、不会说,师生间只能用肢体语言交流,正是因为这样的障碍,沟通起来特别费劲。一个简单的动作,正常孩子就算笨点儿,半个小时也学会了。可这些聋哑孩子,可能两三个小时才会。不能像教正常孩子那样用嘴说,只能一遍遍重复动作,一堂舞蹈课40分钟,每次才上了十几分钟廉晓云就会满头大汗。

聋哑孩子听不到音乐,没法感受节奏,这是舞蹈教学中最难的。廉晓云想了很多办法。她打拍子,需要换动作时用眼神和手势提醒孩子们。用文字把音乐要表达的意境写出来,甚至用简笔画画出每一个分解动作。在这样的手传身教、耐心辅导下,这些聋哑甚至智力障碍的孩子也学会了很多舞蹈,在县里、市里举办的各种活动中尽情展示自己,赢得观众的认可和掌声。廉晓云很欣慰,“虽然她们身有残疾,但和正常孩子一样爱美。生活中她们几乎没有得到掌声的机会,会跳舞后孩子们越来越自信了。”

总有人说,“你太辛苦了,教正常孩子学舞蹈都费劲,更别说聋哑孩子了。”廉晓云总是摇头。她说,这几年舞蹈教学中,每次孩子们累了,坐在地板上休息,她也坐着唱歌。“孩子们太贴心了,她们其实根本听不见歌声,但一看我嘴停了,或者屏幕上歌词没有了,就一起为我鼓掌。”每次看着孩子们满脸笑容使劲儿拍着手,廉晓云觉得,自己得到的更多。

走进央视

希望更多人了解特殊教育

廉晓云下定决心走进央视,一个原因就是想让更多人了解特殊教育。每年招生,很多家长会惊讶地问:“还有这个学校?聋哑孩子也能上学?”老师们这才明白,很多人其实并不了解特殊教育事业。

师生俩去央视录制节目时,廉晓云带着佳佳坐地铁,一位拉着大皮箱的男士嫌佳佳挡路,一直喊:“让开让开!”佳佳懵懂地站着,廉晓云赶紧解释:“我们孩子是聋哑人,听不见。”谁知男子一听,“刷”地一下站出很远,眼神像看怪物一样。佳佳不解,用手语问她:“老师,他怎么了?”廉晓云告诉她:“他箱子太脏,怕碰到你。”佳佳笑了,廉晓云心情却一下子变差了。

在廉晓云心里,自己的学生都很好。在社会上,孩子们却总会遇到挫折和歧视。她说:“希望更多人了解特殊教育,对孩子们少一些歧视,多一些赞美,更公平、公正地对待这些孩子,让他们更好地融入社会。”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