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咱们这个村,好日子一定就在后边”——孟祥伟在北胡哈村调研脱贫素描

作者:秦皇岛日报 来源:秦皇岛日报 录入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8年06月30日

正是仲夏,骄阳像是在身边对着人吹气,在青龙干沟乡北胡哈村,稍微一动就是一身大汗,让人脑海中不自觉想起老舍《骆驼祥子》中的那句话:太阳刚一出来,地上已经下了火。

即便如此,陆桂贤依旧闲不住——地里刚种了一年的五味子是家里未来生活的指望,她早早来到田间伺候,一直到日上三竿。刚刚在地头伸伸酸疼的腰,耳边传来了一句话:大姐,你这五味子长势不错,一看就知道你是个勤快人。

6月23日,市委书记孟祥伟利用一天时间,以“解剖麻雀”的办法,到北胡哈这个国家级贫困村进行调研,了解该村脱贫工作进展,听取群众意见。

6月23日,市委书记孟祥伟到北胡哈村了解脱贫工作进展,听取群众意见。 记者杨宽摄

“让农村产业兴旺起来,出路一定在城市。就秦皇岛而言,就是要把田间和游客钱包之间的路打通。”

“不勤快不行啊,五味子三年后才见到钱,现在可是个金疙瘩,金贵着呢,就像小孩儿一样,就得精心伺候。”看来人和气、说话风趣,陆桂贤打开了话匣子。

“咋想起种五味子了?是不是身边有人靠这个发家?”孟祥伟问。

“村里原来就有人种,后来工作组一号召,我们也种上了。要说挣钱,也不赖,可就是行情看不准。去年价格好,能卖到12块,前年不行,也就七八块。平均算下来,一亩地一年七八千块差不离。”

“我看你也种苞米了,苞米是喂猪还是卖了?”

“喂猪倒不合算了,搭上猪崽、苞米、饲料,再加上人工,卖时赶不上肉价还得赔钱。苞米卖了换大米吃。家里还有几十棵山楂树,山楂挣不了几个钱,就砍了。要我说,年景好,庄稼还值几个钱,年景不好,庄稼就是一把草。”

聊得越来越投缘,除了田里这点儿事,陆桂贤恨不得把大半辈子遇到的好事孬事都念叨念叨:大闺女结婚了,找了个姑爷子上门,二闺女还没结,想着再招个姑爷子。大闺女腰不好,也没让她干重活儿,咋还得了腰间盘突出?院子不小,种了点儿菜和药材,吃菜省了钱,药材换点儿钱,手头就活泛;两三个月没下场透雨,庄稼也打不起精神;家里那口子在外边打工,岁数也不小了,总想劝劝别那么拼,可过日子总得有进项……

聊完后,孟祥伟对青龙负责同志说:中央在乡村振兴战略中提出要产业兴旺、生活富裕,实际上这是一个问题的两面,产业兴旺了,农民生活肯定富裕。让农村产业兴旺起来,出路一定在城市。就秦皇岛而言,就是要把农产品变成旅游产品,让5000万游客都成为农民的顾客,打通田间地头和游客钱包之间的通道。农产品深加工是这其中的关键环节,要大力扶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,稳定住种植和市场两头。五味子在北胡哈村有200多亩,周边几个村也有种植,依托的是满药本草这家企业,这个方法很好。山楂树既有经济效益也有生态效益,群众把树砍了十分可惜。树看起来是农民砍的,实际上是地方党委政府砍的,原因是服务不到位。青龙要和市里国有景区联合设立山楂加工厂,以杜绝农民砍树为依据设立最低收购价格,产品要瞄准游客钱袋子。这既是旅游产品又是扶贫产品更是生态产品,政府要给予加工企业综合扶持。青龙板栗已经发展至百万亩规模,同样要在板栗深加工上做文章,否则极易重蹈山楂的覆辙。

 

“您老这岁数,身子骨还这么硬朗,靠的啥?靠的就是屋后几道沟里的松树柏树,这空气,每一口都是甜的。”

往前走几十步,几位乡亲正在树下乘凉,东家长西家短,享受农家难得的休憩。85岁的陆殿青老爷子除了些许耳背之外,身子骨硬朗得很。

“您老高寿啊?一直在村里住?”孟祥伟主动上前搭话。

“85啦,啥也干不动啦。时不时到城里住几天,还真没觉得城里有多好,干啥都花钱,喝个水都得掏钱。”

“您老觉得村里好还是城里好?”

“村里好呗,人也熟,话也多,城里认不了几个人,也没有啥说的。”

“工作组几个人能认全不?觉得他们咋样?”

“对工作组没意见。对别的有意见。你看这山上都是些松树柏树,老长这个,也不来钱,把我们都困住了。不能伐伐树利用利用这山场?”

“老爷子,您老这岁数,身子骨还这么硬朗,靠的啥?靠的就是屋后几道沟里的松树柏树。您老也在城里待过,城里的空气能和这儿比?您呼吸几口这空气,每一口都是甜的。咱要是把树都保护好了,全村人都能和您老一样长寿,照您的身子骨看,100岁是起步价。再说了,咱这儿吃水为啥不愁,靠的也是这些树,没树就留不住水。到了夏天下大雨,没树挡着,大水能把房子冲了。您老想一想,夏天闹山洪,别的时候吃不上水,咱这村还能住不?”孟祥伟说。

“理儿还真是这么个理儿。”

孟祥伟对青龙负责同志说,生态立市是秦皇岛四大发展战略之首,作为秦皇岛最重要的生态屏障,青龙要把生态建设牢牢抓在手上,一刻也不能放松。中央在乡村振兴战略中提出的生态宜居要求,首要的就是要保护好这片森林。松柏成长不易,万一砍伐,恢复到现在的程度需要几十年乃至上百年。要持续强化保护森林意识,把宣传工作做到家,让全县人民都认识到,保护住了青龙的绿色,就保住了祖辈生活的家园,就保住了子孙发展的金饭碗。要持续推动矿山治理,加快山体修复,依靠发展旅游带动县域经济,让群众尝到保护生态的甜头,自觉自发自愿地成为生态文明的建设者、维护者。同时,要加强村庄卫生环境治理,杜绝垃圾围村、污水横流现象,让农民的生活环境更加优美。

 

“什么叫精准帮扶?精准帮扶就是贫困群众家里有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,拦路虎被踢开,路就成了阳光大道。”

虞淑芬和陆桂贤一样,也在地里忙活。前两天阴天,盼着下雨时顺便施施肥,结果雨没有等来,等来了一阵风,云彩没有逗留多长时间就跟着风跑了。怕化肥都挥发了,虞淑芬拿着锄头把化肥用土遮盖上。

坐在写有“喜居宝地财兴旺,福到家门人康宁”对联的家门口,虞淑芬和孟祥伟聊了起来。

“孩子在外地打工,也成家了,小孙子都满街跑了。孩子一年回来两三次,哪次在家也待不长。我也理解,他还年轻呢,打工认识的都是外边的人,回来除了看看我,肯定觉得没意思。家里日子也不赖,国家一年给1000多元养老金,听说了还要涨点儿,我从土里也能刨出个四五千元。孩子懂事,每次看我都不白看,不是给钱就是给东西。农民就得种地,老歇着也容易歇出病来,几亩地累不着人。倒是你说得对,毕竟不年轻了,干着干着地里的活计,觉出累来了,那也不要紧,歇会儿再干,农民还怕出汗?”

聊着聊着,注意到虞淑芬脖子一侧有个瘤。孟祥伟劝她到医院好好看一看:可不敢再拖了,现在农民都有医保,报销比例也不低,花不了几个钱。治这个技术也成熟,耽误不了多长时间,一周左右就能出院。你说你一年才四五千元,孩子打工不到俩月就顶你一年,岁数摆在这儿,不能像以前年轻时那样做农活儿了,把身体保养好,就等于给孩子攒了钱、减了负担。吃上也要注意,瘦是好事,但也别太瘦了,营养还是要跟上,现在不是没有这个条件。你看你家对联写得多好,一句说的是手头有活钱,日子好过,一句说的是身体健康,不闹病,咱就得奔着这个方向使劲儿。

王彦光一出生,身上就长满纤维瘤,在乡里县里看了几次,药吃了不少,也没个结果。孟祥伟叮嘱工作组,到市里和北京找专家给看看,尽最大努力减少家庭不必要支出。

孟祥伟对青龙负责同志说,什么叫精准帮扶?精准帮扶就是贫困群众有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。家里缺酱油你送来一缸醋,那是满拧,费工费时费力,群众还不念你的情。精准帮扶的前提是真正了解群众所需,看是什么导致了贫困,把拦路虎踢开了,路就成了阳光大道。脱贫是第一步,之后还要实现全面小康,这也需要包括工作组在内的各级的精准发力。通过深入了解农村、精准帮扶农民、真正与群众交朋友,驻村的时间一定会成为驻村干部一生中最难以忘怀的岁月、最值得珍藏的财富。市委对驻村干部寄予厚望,希望大家能尽快成长为熟悉市情的栋梁。

随后,孟祥伟还随机走访了郭玉山、谢玉莲、张东坡等群众。在和大家沟通过程中,孟祥伟反复给大家打气:咱们这个村,就凭这么好的生态,就凭这么淳朴的民风,就凭这么好的村干部,加上工作组和百姓共同努力,五味子见了效益,再发展点儿其他产业,好日子一定就在后边!

中午用方便面、榨菜充饥后,孟祥伟与副市长杨铁林,市扶贫办、青龙党政负责同志,乡村和驻村工作组负责同志进行了座谈,了解在脱贫工作中出现的问题,研究下步发展思路。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