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寡妇沟”中的烈士碑

作者:崔岭 来源: 录入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7年08月01日

7月上旬的一天,早早到来的高温天气让我们提前感受到夏日的炎热,沿着青龙满族自治县凉水河乡清河沿村往西北方向走,道路两边的群山满眼苍翠,一路上罕见人影,走上差不多十分钟,就到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地——化沟。这个隐藏在大山缝里的小村庄因地处偏僻,许多村民陆续搬到了沟外的清河沿村,如今留在沟里的只有11户,且大多是老年人。而就在这个逐渐沉寂的小山沟里,竟隐藏着一段惊心动魄的历史。

 

98岁的王桂芝不用人搀扶,自己走到了院子当中,一听记者要给她拍照,赶紧重新梳了梳头发。一双骨节粗大的黝黑双手和她矮小的身材形成了对比,爬满皱纹的脸庞似乎刻画着山中多半个世纪的记忆……

 

那一天,再也忘不掉

 

 

 

▲ 王桂芝老人手捧丈夫王顺中的烈士证

 

老人15岁就嫁到了化沟,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,那些日常生活中的小事也许记不清了,但对1942年腊月二十那天却刻骨铭心,那一天,全村老幼跪在一尺多厚的雪地上,被鬼子和伪军逼问八路军的下落。

 

化沟位于青龙、宽城、迁西、迁安四县交界处,这里山高谷深,树木繁茂,地势隐蔽险要,成为八路军游击队的根据地,并在这个只有13户人家的小山沟组织起农民抗日报国会。化沟的群众冒着生命危险举全村之力支援八路军,男的站岗放哨、运送粮食、传递情报、拉电线、拆“人圈”、埋地雷、配合作战,妇女给八路军烧水做饭、做鞋做袜、掩护伤病员。村里还有人偷偷入党,王桂芝的丈夫王顺中就在1940年入党,是八路军的农村办事员。修整过后的八路军就从这里出发,与日伪军作战。

 

然而,由于叛徒告密,这个小村庄遭遇了灭顶之灾。1942年腊月二十,王桂芝记得很清楚,那天下着雪,天刚蒙蒙亮,200多个鬼子和伪军就把村子围了,把村里人都赶了出来,逼问八路军的行军路线和藏身之地。全村人面对明晃晃的刺刀,忍受着敌人的殴打,咬紧牙关,没有一个人吐露八路军的半点行踪。恼羞成怒的日伪军把全村23口男丁都带到华尖日本守备队,经过一轮残酷的审讯,仅放回来一个傻子和5个未满18岁的孩子,一位老人被活活打死,剩下16个人全被押送到伪青龙县大狱。16个人又经历了更为残酷的审讯,始终没有人屈服。日伪军用最残忍的手段杀害了村里的党员干部,其他人则被押送到东北辽阳、阜新、营口等地下煤窑当劳工,12人中只有王潭一人于1944年腊月被放回家,其他人全部惨死在异乡,其中就包括王桂芝的丈夫王顺中。这次化沟被抓走的17人,死在外头的有16人,仅有13户的小村庄,一次就出了10个寡妇,化沟成了“寡妇沟”。1942年的腊月,化沟人的鲜血和忠诚染红了皑皑白雪。

 

那些苦,想起还想哭

 

 

 

 

▲ 忆往事,王桂芝老人不禁泪下

 

然而苦难还没有结束,1943年农历四月初七这天,穷凶极恶的日伪军又来了,把化沟的37间房子和其他物资全部烧光,“3床被,一头驴,还有粮食,都被他们抢走了。”老人现在还能掰着手指说出家里被抢走的东西。敌人还抓走了村里3个小孩和5名妇女,王桂芝就在其中。他们在大马坪伪警局被押了3天,对那3天,王桂芝最刻骨的记忆是“渴”,“渴啊,太渴了,不给我们喝水,我求看守给我找口水喝……”74年过去了,回忆起当年的痛苦老人仍无法平静,忍不住哭了。敌人3天的折磨没有任何收获,后来几口人被人保了出来。

 

回到家,可家在哪儿呢?男人死了,房子被烧了,粮食被抢了,鬼子三天两头来搜山、扫荡,不准村民种地、放牧、砍柴,见人就开枪,杀死勿论,强迫老百姓进“人圈”,他们想把化沟变成“无住地带”,让八路军无法在这里活动。

 

化沟人再一次表现出他们的血性和硬气。房屋被烧毁,他们就在山上搭窝棚,窝棚被烧,就钻山洞,爬崖子;没有粮食吃,他们就挖野菜,采野果,偷着种点庄稼;本地没有水,他们就爬大梁,到4公里外的宽城县去抬水、背水……“我从‘人圈’偷着跑回来,带着孩子在山上的大树下过夜,那时还有狼啊,天又冷,还没吃的,只能挖野菜、摘野杏吃。”王桂芝的记忆中,那段日子如同泡在黄连里,除了苦,还是苦。

 

全村160多亩地都荒了,家家断炊,人人都饿得皮包骨。可即使如此艰难,全村13户人家只有2户搬进“人圈”,11户始终没有下山,一直坚持到1945年日本投降。这11户只有5个男孩,最大的15岁,最小的4岁,其中13岁的王顺兴、15岁的王顺义和王荣,接了父兄的班,经常夜里给八路军跑交通、送情报、站岗放哨。

 

 

 

▲ 老人的儿子每年定时祭奠父亲

 

2009年,市委、市政府为化沟的烈士立碑。王顺中的碑就在家后院坎上的地里。家里人说,以前身体好的时候,老人经常趁大家不注意,爬上墙到坟前叨咕叨咕。不远处就是王印烈士的碑,他没有子女,每年清明,都是两个侄子来上坟。

 

 

▲ 现在的王桂芝老人五世同堂、生活幸福

 

现在的王桂芝老人已经是五世同堂,儿女子孙非常孝顺,孙子在清河沿盖了新房,把她接过去住了两个多月,孙女过年的时候又把她接出去赶庙会、看戏。可老人还是舍不得离开化沟,因为这里埋葬着她牺牲的亲人和一起熬过那段苦难的乡亲。

(相关史料由中共青龙满族自治县委党史研究室提供)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