执着坚守“长城梦”

作者: 来源:青龙文明办 录入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7年08月24日

 

执着坚守“长城梦”

七、八岁时,苏国林就经常跟随叔叔爬到长城上边去玩儿。那时候,叔叔担任长城保护员,每年的“待遇”就是一双胶鞋,这种“赔本买卖”不会有人羡慕,因为长城保护员每年都要穿烂好几双胶鞋。但是,每次坐在长城上,领略长城的风光,思绪跟随叔叔讲的长城故事飞向远方,都让苏国林既惬意又感慨:“这么好的长城怎么有人忍心去破坏呢?”他暗下决心,一定不让这饱经沧桑的长城再受到伤害。从此,清河沿村的古长城脚下多了一名忠实的长城保护“志愿者”。
   “以前的长城还是比较完好的。”望着远处人迹难至的峰顶上几处毅然耸立的“敌楼”,苏国林讲起了他的所见所闻。上个世纪六、七十年代的那场浩劫如一场噩梦,并没有让盘旋于大山深处的长城幸免于难,老祖宗千辛万苦留下的瑰宝就那样被当做“四旧”给“破”了,长城砖成了“墙头物”,村民拿它盖房子、垒猪圈……讲到这里,苏国林黝黑的脸上写满惋惜。

“不能让现有的长城再受伤害,不然我们的子孙后代就真的只能在书本上看到原始长城了!”为了心中的那份执着,苏国林把保护长城当成了自己的“神圣使命”。他用麻绳丈量了清河沿境内的所有长城,详细记录了长度、敌楼数量、损毁情况,每一块砖的位置都深深地刻在苏国林的脑子里。经年累月的巡查,原本荆棘丛生的荒野愣是让苏国林趟出了一条羊肠小道。“一天不上来看看我就觉得心里没底。”每天忙完了家里的活儿,就是再累,苏国林也要爬到山上瞧瞧,不然他“睡觉都不踏实”。这个在别人看来只有“傻子”才会做的事情,苏国林一干就是三、四十年,直到2015年,他真正被任命为“长城保护员”。
   有了“名分”,苏国林的“干劲”更足了。“自己的力量必定有限,得让下一代人知道保护长城的意义!”于是苏国林走进学校宣传长城保护知识,除了集中给学生讲解保护长城的重要性外,他还把31条《长城保护条例》,每周1条更新在小黑板上,竖在学生每天都能看到的地方。他说:“你一块儿讲他们记不住,每周一条他们就记住了。”
 

“巡查长城是体力活,他岁数一年比一年大了,我们也不放心!”苏国林今年55岁了,上山巡查遇到过蟒蛇、遇到过风雨雷电、遇到过大雪纷飞,也不知摔过多少跤,家人既理解支持他,又为他担心。大儿子跑出租经常不在家,有时候朴实厚道的儿媳妇和因患病腿脚不便的小儿子实在不放心,就陪他上山去巡查。他也留着个“心眼”:“不瞅着点不放心。”

苏国林热爱长城的执着劲儿远近闻名,十里八村的乡亲们都亲切地叫他“长城通”,见到有什么类似损害长城的情况都第一时间告诉他,他也喜欢把自己搜集整理的长城历史知识和传说故事讲给大家听。“好在人们保护长城的意识都提高了,现在很少有破坏长城的行为了。”如今,周边城市的很多“驴友”都时常前来领略“原始长城”的风采,苏国林都热情地充当“义务向导”——他

守了一辈子长城的苏国林,也守了一辈子的清贫。虽然是正式长城保护员了,但每年1500元的“奖励性补贴”,也真的“不好干啥”。“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儿,这辈子值了!”一句朴实得不能再朴实的话,饱含了苏国林几十年的艰辛、执着,还有梦想实现后的那份欣慰。


 

 

 

 

 


 

 

 


 

 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